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资讯 >

东北民俗详情

东北民俗

满族史话

2014-12-25 11:33:542918人已关注
 

满族历史悠久。其族源可追溯到公元前中国史籍中所记载的肃慎人。肃慎人生活在黑龙江、乌苏里江、松花江流域,东临大海。到了周武王与周成王时,史书上曾记载他们进献过“楛矢石始砮”。在中国以后的史书中,肃慎即被称为“挹娄”。挹娄生活的地区大致与肃慎相同,不过一部分部落已迁徙到今吉林省和辽宁省东北部。这时挹娄与中央政权的关系更为密切。挹娄人以采猎为主,种五谷、养牲畜。到了北朝和隋唐时期,肃慎人和挹娄的后人被称为“勿吉”和“靺鞨”。他们与中原王朝不仅有密切的经济联系,而且也有了密切的政治联系。隋炀帝曾封其首领突地稽为“辽西太守”,唐太宗封其为“右卫将军”。

        公元7世纪末,因为战乱一部分靺鞨人东迁,后定居于松花江上游、长白山之北,建立了“震国”,唐玄宗封其首领大祚荣为“渤海郡王”,自此以后便以“渤海”为号。唐中期,渤海统一了拂涅、号室等部,统辖地域北至松花江下游、南至朝鲜半岛北部、东临大海、西南达今辽宁省北部及东部。渤海建国200多年,后被辽政权所灭。

        靺鞨部落中的另一部分黑水部分布很广,其生活地域在今黑龙江省爱辉县以东、依兰县以北、直临大海的黑龙江下游地区。唐玄宗时,封其首领倪属利稽为“勃利州刺史”,后又设黑水军、黑水府。渤海国被灭以后,黑水靺鞨向南迁移,《辽史》中契丹人称其为“女直(女真)”(《辽史》称“女真”为“女直”是为避辽兴宗耶律宗真之讳)。此后靺鞨这一称谓便被“女真”所取代。

        北宋初年,女真部落中的完颜部逐渐强盛,统一了今吉林省以北各部女真。1114年,其首领阿骨打起兵反辽,翌年,建立金国,用10年时间灭掉了辽国,两年后又征服了北宋。将都城从早期的上京(金上京在今黑龙江阿城市南)迁到中都城(今北京城西南隅),统一了河北及东北广大地区。后在蒙古军队的强大压力之下,迁都开封,企图向南发展,并与南宋交战10余年,致使腹背受敌。1234年金国被蒙古国所灭。在近百年的发展演变中,大部分女真人与汉人及其他民族融合了,只有散居于今松花江流域、黑龙江中下游、东临大海的女真人延续下来。这些女真人主要以渔猎为生。满洲即与这部分女真人有直接的渊源关系。

        元末明初一部分女真人南迁,到达吉林省和辽宁省北部及东部一带定居。至此,女真人大致分为三大部分,在明朝记载中分别被称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其中建州女真就是后来形成满族的主要成员。

        建州女真,分布于以今辽宁省境内的浑河流域为中心,南抵鸭绿江,东达长白山北麓和东麓的地域中。在建州部落内部还有苏克苏护部、浑河部、完颜部、董鄂部、哲陈部、鸭绿江部、讷殷部、珠舍里部等。海西女真,分布于今辽宁省开原以北、辉发河流域,以及松花江中游广大地区。内部分为扈伦、哈达、乌拉、叶赫四部落。野人女真,分布于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以东和以北的地区,即松花江下游至黑龙江流域,东达大海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域。内部分为瓦尔喀、虎尔哈、使犬、使鹿等部。

        明朝统治者一直极为重视北疆(即长城一线)的防御,严防武力仍盛的北元蒙古各部。明朝起初没有料到,取明而代之的是东北的女真人,故早期对辽东的防御较少,边墙失修,并对东北地区采取怀柔政策,设奴儿干都司作为治所,都司各级官员皆由当地部族首领担任,再由朝廷派员定期巡视。直到建州女真南迁接近辽东,才于15世纪中叶开始修筑辽东东段城墙。在此期间,建州女真首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15591626年),利用明朝在东北地区军事统治松弛的时机,发动了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

        努尔哈赤世为建州女真部首领,兼任明朝官职,通汉、蒙古文字,受汉文化影响较大。早在1412年,其先祖猛哥帖木耳(猛哥帖木耳像是蒙古名字,以至蒙古人后来比较顺理成章地把传国大玺奉给皇太极)被明朝册封为建州左卫指挥。而1583年(明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的父亲却在驰援明军的战事中被明军误杀。于是,努尔哈赤暗下反明雄志,便从当年开始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到1593年(明万历二十一年),首先统一了建州女真各部落。嗣后,努尔哈赤便将战略目标转向势力较大的海西女真部落。到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努尔哈赤完全征服了海西女真四部落,并将其土地人口直接归自己统治。

        在海西女真北面广大地域居住的是野人女真,努尔哈赤早在1596年(明万历二十四年)就开始对其用兵,其目的是增强自己的军事力量。断断续续近30年,才基本征服了众多的野人女真。努尔哈赤在统一各部的征战过程中,为了增强女真人的战斗力,在改造原有社会组织形式的基础上创建了著名的八旗制度。由此改变了女真人以往各部互不统属,松散放任的状态,使女真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八旗制度后来成为清朝军政合一组织的基本形式。平时耕猎为民,战时应征为兵。源于牛录制。牛录是早期女真人进行狩猎时的组织形式,由10人组成,其中一人为牛录额真(牛录意箭,额真意主人)。牛录具有临时性,狩猎结束以后自动解散。努尔哈赤将这一临时性的生产组织,根据战争的需要,改编成长期的正式组织。规定300人为一牛录,每牛录设一牛录额真(佐领);五牛录设一甲喇额真(参领),每五甲喇构成一个固山,即旗,首领为固山额真(都统)。1601年,努尔哈赤建立黄、白、红、兰四旗,1615年又增设镶黄、镶白、镶红、镶兰四旗。合称满洲八旗。努尔哈赤指定其子侄为代表,分统八旗,称为“固山贝勒”。1635年,增进蒙古八旗,1642年,增加汉军八旗。合为二十四旗,但仍习惯称为八旗。八旗制度具有军事、政治和生产职能。八旗成员称“旗人”。清朝被推翻后,八旗制度也随之消亡。

        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中,还采取了一些发展文化的重大措施,创制了满文。当时由于原女真文字基本失传,凡书写都以蒙古文字或汉文字代替,极其不便。1599年(明万历二十七年),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人,以蒙古文字母与女真语音拼成满文,此种满文其字形和蒙古文很相似,史“老满文”。后来,皇太极于1632年(明崇祯五年,后金天聪六年)下令达海等人对“老满文”进行改造,主要在字母右边或加圈,或加点,史称“有圈点的满文”或“新满文”。新满文通行约300年。但由于清代以来,满族人大量迁入中原地区,在经济、文化、生活上与汉族交往密切,满族人民逐渐习用汉语和汉文,而满语文的使用范围逐渐缩小,最终导致几近消失。

        努尔哈赤凭着八旗劲旅,终于完成了女真各部的统一事业,1616年在赫图阿拉(后改兴京,今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即汗位,建元天命,国号曰“金”,史称“后金”。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早已引起明朝和北元蒙古的注意。当初,后金势力波及蒙古边缘各部时,科尔沁、内喀尔喀五部及喀喇沁等,不断遣人至察汉浩特,希望蒙古林丹汗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以遏制后金势力。1608年,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率领5000人进袭乌拉部。乌拉部为女真人的一支,与科尔沁相邻。乌拉部派人向科尔沁部求援。于是科尔沁部大军到达乌拉境,与乌拉部联军共同打退了褚英的军队。不久,叶赫部首领锦太什受到努尔哈赤的威胁,又向林丹汗告急求援。林丹汗遂命科尔沁部兵往援叶赫部,杀死了努尔哈赤的部将布扬古(《皇清开国方略》卷十二)。后金天命年间,科尔沁部的台吉们奉林丹汗的命令,曾几次同后金交战,以显示自己的势力。但因努尔哈赤在辽东地区的地位尚未巩固,暂不与蒙古和明朝同时对立。因此,对蒙古人的挑战,尽量采取忍让迁就的态度,甚至以通婚(努尔哈赤娶科尔沁明安台吉女为妃)为手段,争取与科尔沁、内喀尔喀诸台吉保持和睦友好关系。

        1618年(明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亲率八旗劲旅,以报祖父之仇为名公开反明。1619年三月,取得对明军主力杜松部的决定性胜利,从此,后金从防守转入进攻阶段。与此同时,林丹汗也趁机亲率察哈尔和内喀尔喀五部,攻占了明朝的广宁城。当时,明朝为了不让努尔哈赤与林丹汗联合,使明朝东、北两面受敌,不断派人到察汉浩特,竭力讨好林丹汗,希望他与明朝保持友好关系。林丹汗也考虑到,与明朝保持友好,进行贸易,有利可图;同时利用明朝可以遏制和削弱后金势力。因此,努尔哈赤攻打辽东地区的初期,明朝北境基本上还是安然无事。为了表示谢意,明朝每年向林丹汗赠送白银千两。

        1619年夏,后金取得了辽东地区以萨尔浒之战为中心的总体战役的胜利,士气大振。七月,努尔哈赤准备乘胜攻打铁岭。驻守铁岭的明军势单力薄,难以抵挡后金精税。1621年三月,努尔哈赤和诸贝勒率领大军,围攻沈阳,打败明军7万守城部队,占领了沈阳城。努尔哈赤留下部分兵力驻守沈阳,指挥其余大部分兵力,准备乘胜攻取辽阳城。次年又克西平堡、广宁等要地。1625年(天启五年)二月,迁都沈阳。1626年(后金天命十一年),率八旗兵进攻锦州、宁远,在宁元为明将袁崇焕打败,后金国主努尔哈赤亦受重伤,于当年八月去世。由八子皇太极即位。

        皇太极登基后,加快了征服漠南蒙古各部的步伐,三征林丹汗。皇太极以软硬兼施的手段,拉拢并征服了察哈尔部外围的内喀尔喀(巴林、札鲁特、巴岳特、乌齐叶特、弘吉剌特)和科尔沁部,使素来强大的察哈尔部的力量大为削弱。于是皇太极将军事行动的锋芒直指察哈尔部。

        奈曼和敖汉为察哈尔八鄂托克成员,影响较大。努尔哈赤及其继承人皇太极早就策动奈曼部长衮楚克巴图鲁台吉归顺后金。1627年二月,皇太极暗中遣人至奈曼部衮楚克所在地,希望衮楚克说服敖汉部及克什克腾部首领归顺后金。1627年十二月,察哈尔阿喇克楚特部众台吉,也先后率部依附于皇太极。

        在此期间,皇太极曾数次遣人策动喀喇沁部归顺后金,但其所遣使臣均被察哈尔所属多罗特部人截杀。1628年二月,皇太极以使臣被杀为由,亲自率领精锐之师征战察哈尔。皇太极命其弟多尔衮和多铎贝勒为先锋,率精兵先进。多罗特部多尔济哈坦巴图噜受伤遁走,台吉固噜被杀,其部众万余人被皇太极俘获(《皇清开国方略》卷十一)。

        皇太极与喀喇沁通使,进兵察哈尔杀掠了多罗特部。于是,林丹汗兴师进抵喀喇沁部所在地,以武力裹走了喀喇沁苏布地塔布囊及其弟万丹伟征所属户口牧产。喀喇沁拉斯喀布汗与土默特、鄂尔多斯、阿苏特、永谢布的部分台吉联合,攻打了驻守赵城(在呼和浩特城一带)的林丹汗的一支军队。1628年七月,喀喇沁部首领派遣以4名喇嘛为首的使团与皇太极的使臣,刑白马乌牛盟誓,归顺了皇太极。

        趁此机会,皇太极决定第二次征察哈尔林丹汗。1628年九月,皇太极分遣巴克什和希福传令西北归顺的外藩蒙古各部率领所属兵马,到达约定地点,以征察哈尔林丹汗。敖汉部长索诺木杜棱、奈曼部长衮楚克巴图鲁会于都尔弼城;内喀尔喀诸贝勒所率兵马会于辽阳城;喀喇沁和科尔沁部会于绰罗郭勒。皇太极统领大军乘夜攻入察哈尔部的锡尔哈锡伯图、英汤图等地,俘获了很多人畜而还。

        1630年十一月,阿鲁科尔沁部、四子部和阿鲁伊苏特部先后归顺了皇太极。1631年十一月,林丹汗为了用武力夺回阿鲁诸部台吉,遂兴师到达阿鲁科尔沁达赉楚琥尔牧地,带走了他们的部分人马。皇太极亲率2000名精锐骑兵闻讯赶来,林丹汗早已越过兴安岭而去。

        1632年三月,皇太极决定第三次远征察哈尔林丹汗,传令归顺后金的蒙古各部速率部来会。四月,科尔沁、札鲁特、巴林、奈曼、敖汉、喀喇沁、土默特、阿鲁科尔沁、翁牛特、阿苏特等部的部长台吉会于西拉木伦河岸,总兵力约10万。四月下旬,皇太极率领大军越过兴安岭,驻守都埒河。当夜,镶黄旗两个蒙古人偷马逃出,将大军压境的消息报告给林丹汗。林丹汗欲率部撤至漠北喀尔喀,但喀尔喀三汗与他不和。于是林丹汗率领所属10万之众,西奔库赫德尔苏,经呼和浩特,渡黄河到达鄂尔多斯。皇太极分兵三路穷追林丹汗41天,五月下旬进驻呼和浩特,得知林丹汗已南渡黄河而去。遂停止追击,经宣府、张家口返回。途中收拢了林丹汗所遗部众数万人。

        后金大军到达呼和浩特后,林丹汗在成吉思汗陵前举行庄严的仪式,宣称自己为全蒙古的"林丹巴图鲁汗",遂带领察哈尔、鄂尔多斯部众,移动成吉思汗之陵,西渡黄河至大草滩。林丹汗在大草滩永固城一带拥众落帐,等待时机,重整旗鼓,准备东山再起。并有漠北喀尔喀土谢图汗部4万之众,直奔大草滩与林丹汗会合。可是,1634年夏,林丹汗却因病去世。林丹汗福金苏泰与其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率领察哈尔和鄂尔多斯部众自大草滩返回鄂尔多斯。喀尔喀却图台吉率部进入青海。

        林丹汗病故后,皇太极于1635年二月命多尔衮、岳托、萨哈廉、豪格领兵1万,前往鄂尔多斯寻找林丹汗子额哲。三月,多尔衮在西喇珠尔格地方遇到林丹汗的妻子囊囊,得知额哲所在地。四月二十日,渡过黄河,至托里图找到了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取得元裔传国宝玺,遂令皇太极继承大统的想法在蒙古人当中普遍传播。与此同时,皇太极将察哈尔部安置于义州,分设左右翼察哈尔八旗,封林丹汗子额哲为亲王,并将皇女马喀塔格格嫁之,设都统和副都统统治察哈尔左右翼。

        1636年三月,漠南蒙古十六部49个大小领主齐聚沈阳,公推皇太极继承蒙古可汗大统,奉上“博格达·彻辰汗”尊号。这样,和蒙古人一直有着联姻关系(并被蒙古人认为有着同一祖源关系)的“满洲”民族得到了强大而真诚的盟友。而蒙古则将“灭明复元”的希望托付于他们的合盟。同年,皇太极在盛京(沈阳)即位,改国号为“大清”,改元崇德。

        在此前夕,即16351122日(后金天聪九年十月十三日),后金国汗皇太极颁布了一项极为重要的命令。在这项命令中说:“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喇、叶赫、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女真)。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建号满洲,统绪绵远,相传奕世。自今以后,一切人等,止称我国满洲原名,不得仍前妄”(《清太宗实录》卷二十五)。自此以后,“满洲”作为正式的民族称谓被固定下来并统一使用。直到今天,满族将这一天视为自己民族的诞生日,称为“颁金节”。

        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明思宗自缢身亡。旋即,满蒙八旗铁骑入关,席卷大江南北,彻底推翻了统治疆域比元代大为缩小的明朝,建立起辽阔的大清帝国。清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也是统治时间最长久的少数民族中央统一政权。直至1911辛亥革命,持续了260多年。

        清王朝从维护政权长治久安的利益出发,在康乾盛世时期,进行了一系列巩固边疆、抵抗外国侵略、维护祖国统一的政治军事活动。如康熙年间,平息吴三桂“三蕃之乱”,维护了国家的统一;收复台湾,并设立一府三县,隶福建省。经过雅克萨反击战,阻止了沙俄侵略者对中国东北边疆的蚕食。清俄双方缔结了《中俄尼布楚条约》,划定中俄东段边界。

        清政府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用了70余年时间,征服了雄踞西北的准噶尔蒙古汗国,统一了天山南北,设立伊犁将军严兵把守,粉碎了沙俄向中国西北边疆扩张的阴谋。在西藏地区,清政府选派驻藏大臣,实行政教合一的统治体制,并且确立了达赖与班禅转世的“金瓶掣签”制度,使西藏直接为中央政府所管辖。与此同时,清政府先后平定了上层贵族叛乱和受英国殖民主义者支持的廓尔喀(尼泊尔历史上的统治王朝)入侵,巩固了中国西南边疆。因为意味着百万人统治上亿人,所以清朝在征服和治理泱泱大疆域时,多采取高压与怀柔并举的策略。同时,清政府极其注重发展满族与人口众多的汉族及占地辽阔的蒙古地区和西藏的关系,“因俗”而“治”之。除在全国各地派遣满族官员,掌管重要权力外,全都任命当地本民族上层人物进行管理,承认和保留他们统治本民族的权力。在内外蒙古地区推行盟旗制度,以强化中央政府对蒙古地区的统治。

        满族上层统治者还与蒙古贵族世代联姻,给他们优厚的俸禄和显赫的爵位等,以此体现“满蒙一家”的长治久安局面,有效地消除了“贴身隐患”。另一方面,清朝统治者对蒙古地区一直采取保护和隔离于汉人的措施,限制汉人开垦蒙地。回过头来看,这在客观上有效地保护了草原。

        在清朝统一全国的过程中,有过“扬州三日”和“嘉定三屠”等残酷征伐,在平定西北蒙古势力的时候也有过过分血腥的镇压;在其统治策略中也出现过诸如“文字狱”等弊政(雍正时期尤其严重)。但在清王朝的漫长统治中,中国国内各民族基本已结成比较稳固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从近代鸦片战争以来,无论是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还是阴谋颠覆,都没能使中国重演历史上的分裂局面。

        大清王朝的建立和发展,最终确定了中国现代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基本格局。而极盛时的清朝版图仅次于元朝,西抵葱岭和巴尔喀什湖北岸,西北包括唐努乌梁海地区,北至漠北和西伯利亚,东到太平洋(包括库页岛),南达南沙群岛。从17世纪后半叶(康熙朝)到18世纪末(乾隆朝),是中国帝制及传统社会的鼎盛时期。期间虽有战争,但工商业百年兴旺,人口升至3亿,竟占到当时全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可不幸的是,清王朝接着逐渐走入腐败没落之途。由于保守思想的沉积,闭关锁国和妄自尊大,当世界大变革风起云涌的时候,当中国必须直面西方势力的时候,却只能纠缠于内部错综复杂的矛盾之中,导致了中国近代史上的落伍。虽然清王朝在最后阶段,曾推行过一系列的“新政”,但为时已晚。尽管如此,没落的清王朝纵然一再被迫割地(总共割掉了150余万平方千米),清帝退位时,仍给中国留下了1,140多万平方千米的辽阔疆域。

        在中国近代史上,尽管清政府腐败没落,但满族人民及八旗官兵却为抗击帝国主义侵略,浴血奋战,谱写了许多震撼人心的英勇事迹。在鸦片战争中,驻防在山东青州的满洲八旗几百名将士与数十倍于己的英军展开了殊死搏斗。驻守在浙江乍浦观音山的八旗兵,英勇抗击英国侵略者,276名满族官兵,几乎全部战死在阵地上。驻防在镇江的满、蒙八旗官兵,在很多外省援兵逃走的情况下,面对15,000名英军,毅然拼死抵抗,进行激烈的巷战。旗兵"死伤十之八九",副都统海龄也壮烈殉国。18586月,满、蒙、汉各族八旗官兵,打沉敌舰5只,打伤6只,打死打伤英国侵略军1,578人,法军14人,取得了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的胜利。历史更不容遗忘的是,1860921日,在同英法联军的八里桥大决战中,许多满族官兵和蒙古、汉等民族官兵一道,在清军统帅僧格林沁阵前指挥下,壮怀激烈,视死如归,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惊天动地的英雄悲歌。

        在中国现代史上,广大满族人民为抵御外来侵略、维护国家统一做出了重大贡献。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广大人民包括满族人民纷纷组织起来,奋起抵抗。先后组织了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东北民众自卫军、蒙边镇威第一义勇军、辽西抗日义勇军、少年铁血军等抗击日寇侵略。在抗日战争中有大量满族志士为国捐躯,涌现出了黄显声、邓铁梅、关永芳、唐聚伍、李春润、佟麟阁、关向应等难以数计的满族抗日英雄。在解放战争中,满族人民也同样表现出色。据《丹东满族志》、《宽城县民族志》、《丰宁县民族志》等记载,仅岫岩县就有革命英烈136名,凤城县114名,宽甸县52名,宽城县286名,丰宁县133名。从这些局部的统计中,也可以看出满族人民为祖国统一做出的重大牺牲与贡献。

        但由于满族统治者所建立的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与中国近代史上的腐败屈辱相关,再加上日本侵略者曾在中国东北强行“扶持”清朝末代皇帝建立过伪“满洲国”,因而使满族的政治待遇曾受到一定时期的负面影响。从辛亥革命开始,几乎在整个民国时期,在排满情绪影响下,满族人受到了严重的民族歧视。许多满族人隐瞒民族成分,不敢承认自己是满族,或改成汉姓汉名。关外有的满族人甚至生计没有着落。这样,在满族的发展史上出现了人口增长缓慢甚至下降的现象。

        新中国成立以后,满族和其他兄弟民族人民一样,获得了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平等权利。1956218日,由国务院发出《关于今后在行文中和书报杂志里一律不用“满清”的称谓的通知》。通知指出“满清”这个名词是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当时封建统治者这一段历史遗留下来的称谓,为了增进民族团结,今后除了引用历史文献外,一律不要用“满清”这个名称,将满族人民同满族统治者区别开来。此后周恩来总理在阐述中国民族政策及接见满族皇室人员时专门谈到满族问题,并明确指出“现在的问题,是要恢复满族应有的地位。”(《周恩来选集》,第319-320页)。原满族皇室主要成员溥仪于1964年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溥杰于1959年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其他皇室人员在政协任职的也很多。以前隐瞒满族成分,或者没有申报满族成分的群众纷纷自愿地恢复和改正,这样使得曾一度呈现零增长趋势的满族人口又开始正常发展起来。虽然1964年全国人口普查时,满族人口仅为2,695,675人,大大低于全国人口的增长速度。

        1981年,国家有关部门发布《关于恢复或改正民族成分的处理原则的通知》。许多满族人恢复或改正了满族成分。这其中包括一部分“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旗人后裔。

        在经过经济和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充分准备之后,满族实行区域自治的条件已经成熟,198517日经国务院批准,在辽宁省成立了首批满族自治县--新宾、凤城、岫岩3个自治县。此后又陆续于1986122日在河北省建立青龙、丰宁两个满族自治县;1988830日在吉林省建立伊通满族自治县;1989629日在辽宁省建立桓仁、宽甸、本溪、清原、北镇5个满族自治县(现凤城、北镇已撤县改市);在河北建立宽城满族自治县和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除自治县外,在全国还设立了200多个满族乡镇,满族的自治权利得到了保障。

        20世纪90年代以来,满族总人口已跃居全国少数民族第二位(仅次于壮族总人口),目前约接近1,100万。

 
  • 客服热线
  • 商务洽谈
  • 13596379558
  • 投诉建议客服
  • 13704312303